SpaceX有近600颗星链卫星在轨 每月建造120颗星链卫星

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每月可在华盛顿雷德蒙德的工厂建造120颗星链卫星,这意味着该公司每年可建造大约1440颗星链卫星。

SpaceX

早在2015年1月,SpaceX CEO马斯克就宣布了卫星互联网服务计划,这一项目被命名为“星链”。SpaceX计划将约1.2万颗通信卫星发射到轨道,为地球上的用户提供宽带互联网服务。除了这已经获得批准的近1.2万颗卫星,该公司还申请发射3万颗卫星。

美国东部时间8月7日,SpaceX成功发射了第10批星链(Starlink)互联网卫星。这是该公司自2019年以来第10次执行星链卫星发射任务,此次发射使得入轨卫星总数达到595颗,如果包括2018年发射的两颗原型卫星,入轨卫星总数则为597颗。

外媒报道称,从现在起到2020年底,该公司还计划进行至少5-8次发射任务。

7月份的时候,SpaceX告诉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其星链部门目前每月可建造120颗星链卫星,并且每月投资7000多万美元开发和生产数千台用户终端。

今年3月份,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批准SpaceX在美国部署100万个用户终端(即卫星天线),这将允许100万个家庭接受这项服务。但现在,该公司希望将这一数字增加四倍,增加至500万个。

替代GMS 华为公布HMS生态最新进展:全球7亿用户

在日前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华为公司董事、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也公布了华为HMS移动生态系统的最新成绩,目前全球月活用户已达7亿。

徐文伟表示,华为的HMS(华为移动服务)生态加速走向海外,全球月活用户超过7亿,注册的开发者已经达到160万,超过8万个应用已经集成了华为的HMS Core。

华为的HMS类似于谷歌的GMS服务,去年在HDC大会上首次公布,当时有14项服务,包括9个基础服务和5个增长服务,随后不断扩展HMS的服务能力。

七月初华为正式宣布了HMS Core 5.0,其能力开放覆盖七大领域的服务,包括:应用服务(App Services)、图形(Graphics)、媒体(Media)、人工智能(AI)、智能终端(Smart Device)、安全(Security)、系统(System),更全面地开放华为“芯-端-云”能力。

HMS是华为发展操作系统生态的重要部分,对于这个问题,徐文伟表示,在操作系统领域,华为认为未来模式的引领者,应该是用开放对抗封闭,用协同对抗割裂。

《纽约时报》:若美国不相信全球化互联网 会是可怕的错误

来源:凤凰网科技

塔夫茨大学网络安全助理教授Josephine Wolff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特朗普行政令与网络安全无关,她认为,这一行政令是向外宣布美国已经不再相信全球化互联网这一理念。对于科技行业严重依赖全球业务的美国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且无法解决网络安全问题。

评论标题为《So what does trump have against TikTok?》,以下为原文:

特朗普总统8月6日晚发布了两项行政命令,禁止TikTok和微信在美国的交易,理由是国家安全问题。但这一决定实际上与网络安全无关,而是特朗普对中美关系紧张的猛烈报复。

1月,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与中国共享数据的情况下,美国国防部要求军事人员从政府统一发放的手机中卸载TikTok。考虑到他们工作的敏感性,这一决定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要将禁令扩大至所有的公众移动设备,就需要一些更明确的迹象,来表明应用程序对其他用户构成了真正的风险。否则,这就是一项反竞争的、以安全名义使中国科技公司陷于不利境地的决定。

特朗普政府迄今仍未发布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公司曾向用户发送有问题的软件,或与中国政府共享美国消费者数据。毫无疑问,总统的行政命令与网络安全无关。该禁令的最大影响可能不是TikTok和微信的母公司的营收,而是在根本上宣传了一个迥异的互联网理念。

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倡导开放和全球化互联网的理念:无论用户身在何处,在世界范围内都可以使用相同的在线内容和服务。 科技公司可以开展国际业务,全球各数据中心之间可以自由移动数据。 但是,如果美国政府现在认为只有其国境内的数据和计算机网络才是安全的话(就像对TikTok和微信的敌意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那么美国根本就不相信全球化互联网这一理念。 对于科技行业严重依赖全球业务的美国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即便从安全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错误。

为了保护美国人的数据,联邦政府需要针对数据保护及违规后果制定更清晰严格的标准。 仅仅假装限制TikTok和微信使用就能达到相同或相似目的,是没办法解决网络安全责任这一棘手问题的。

高端的LiFi可见光通信技术 古人早就用上了?

如果穿越回古代,你最受不了的是什么?想必大部分人都会说:“没有WiFi!”对于现代人来说,不能快速传递信息的生活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很多影视剧也告诉我们:在没有WiFi的时候,还是有很多快速传递信息方式的,比如

古装片《长安十二时辰》中,长安城的望楼使用了12个方格传递信息,每个方格可以用灯点亮或者熄灭,一共有多达212种排列组合,表示各种不同的信息,或者可以说传递12个比特的信息。

而在韩国电影《寄生虫》中,因犯下命案而躲在地下室的基宇父亲,通过不断用头撞地下室的墙,控制地上客厅里一盏感应灯的闪烁,以莫尔斯码向亲人写信。每次控制灯亮的时间稍长一些(横表示),或者每次控制灯亮的时间稍短一些(点表示),通过几个不同点或者横组合表示不同的信息。

(图片来源:《寄生虫》电影截图)

(图片来源:《寄生虫》电影截图)

没有WiFi,《长安十二时辰》和《寄生虫》中展示的通信方式也足够“高端”,只需要一盏或几盏“神灯”,不需要布设光纤,也不需要发送无线电波,人眼就直接作为天线接收信号。

这种方法是真的靠谱么?

古人真的在用这些方法通信吗?

在没有手机和互联网的时候,两部影片中人工原始发信息的方式是不是真的可以使用呢?事实上,这也是近年来很多研究者在尝试的“可见光通信”,也被称为LiFi(Light Fidelity)。但是很多时候,它们并不那么靠谱,实际可行性也不高。

拿《长安十二时辰》来说,根据历史记载,唐朝时并没有人真的发明或使用过这套“望楼格子”系统。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真正被广泛使用的是野外的烽火台。烽火台之间传递信息的时候,一般不会利用多盏灯进行编码,而是使用烽火狼烟的浓烈程度表示不同的信号。《墨子·号令篇》中记载“望见寇举一棰,入境举二棰,押廓举三棰,入廓举四棰,狎城举五棰“,一棰表示一堆柴草,五棰就表示五堆柴草。

而烽火台传递信息也未必一定要用烽火。在宋代时火药和火炮已经被发明,“挂旗+放炮”这种“视听多媒体”的信息传递方式效果就更好。比如贼从东面来,就挂青色旗并响一声炮;贼从南面来,就挂红色旗并响两声炮;贼从西面来,就挂白色旗并响三声炮;贼从西面来,就挂白色旗并响三声炮;贼从北面来,就挂浅黑色旗并响四声炮[1]。

在中国之外,近代法国也有一套单靠“眼睛看“的千里传递信息的系统。每个”烽火台“上不再使用烟火,而是架着一根巨大的横梁和两个悬臂,称为Chappe Telegraph,通过横梁和悬臂转动不同的角度,”摆不同的pose“来表示不同的信息,下一个架子的工作人员会像《寄生虫》中的基宇一样拿着望远镜观看上一个架子的姿势,一个接一个传递,可以把信息从首都巴黎一路传送到法国的边境小镇。

(图片来源:John Farey, Jr.)

(图片来源:John Farey, Jr.)

历史上的可见光通信存在什么问题?

望楼格子,社长家客厅的感应灯,烽火台和法国巨型支架拥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只要距离一远或者遇上遮挡,就啥也看不清了,高倍望远镜也可能无济于事。在几公里之外,明亮灯光也会变得很黯淡,庞然大物也会变得模糊不清,如果再赶上雾霾天气,就更雪上加霜了,用它们来作为远距离的通信手段并不是最理想的选择,现代的光纤通信和无线通信才更具优势。

其实在平时生活中,与《长安十二时辰》的望楼格子最类似的通信方式当属车票上的二维码或者手机App上的QR码了,一个格子就相当于二维码中的一个黑色或白色方块,大多数时候手机摄像头距离二维码都很近,扫码过程也可以看作一种很短距离的可视信息传递。

望楼格子这类装置另一个麻烦在于效率不高,需要人工去翻译信息,把每盏灯点亮或熄灭,另一个望楼上接收者看到之后,还要再解码恢复成信息,这必然消耗不少时间。传递完一组12个方格的信息,要想再传递下一组的12个比特,不得不等一等。而对于烽火台,点燃几堆柴草,等待浓烟升起,显然也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据记载,西汉卫青和霍去病全线出征匈奴时,简单的号令也是要花一昼夜的时间才能从甘肃的烽火台接力传递到辽东的烽火台。而用Chappe Telegraph表示一个信号显然比烧柴草快不少,但是操纵这样巨大的机械装置,一分钟能摆上两三个pose估计已经是上限。所以,古代的各种可见光通信装置往往只能花费比较大的代价,以比较低的效率传递一些简单信息,“难成大器”。

现代的LiFi有何突破?

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LiFi也许真的会走入我们的生活。

在21世纪,我们有了两件神器,一是LED灯作为信号发射器,可以以极快的频率闪动,二是光电探测器作为信号接收器,闪的再快的LED信号都能接收到,外加计算机的快速处理,它们每秒可以传输的比特数最快已经能达到10G(1010)比特,是《长安十二时辰》和《寄生虫》中人工操作效率的无数倍,这相当于几秒钟之内,就可以轻松把一整部电影从一盏LED的灯光之中下载到自己的手机或笔记本电脑里。

现代LiFi的原理其实正是“望楼格子”、“以头亮灯”与烽火台的结合体。我们既可以让LED灯在一秒内不同时刻有时高亮度,有时低亮度,像望楼格子的某一盏灯时亮时暗的方式传递信息(OOK调制),也可以像《寄生虫》里那样通过控制LED灯长短不同的高亮度脉冲传递信息(PPM调制),还可以像古代烽火台挂不同颜色旗那样,利用不同颜色LED灯光(意味着光的波长不同)同时传递信息(OFDM和CSK调制)。

让我们想象一下用上LiFi的场景:

在飞机上或者会议室里,用LED灯提供上网服务自然是LiFi最直接的应用了。

利用LiFi进行室内定位。凭借GPS和手机基站,在户外定位轻而易举,然而在大型购物中心之类的室内场景中,由于GPS的失灵和无线通信基站数量的有限,手机地图会经常和你一样迷路。不过有了LiFi后,我们可以在室内场所密集安装一些可以发送信号的LED灯,手机摄像头就直接可以用作LiFi接收器,帮助你实现室内的定位与导航。

此外,LiFi可以使得汽车之间通过车灯互相传递信息,防止碰撞事故,交通灯和路灯也可以默默地向公路上的车辆传递悄悄话,发送路况信息,而水下机器人之间也可以用光线来互相交流。

LiFI的优势与面临的挑战

目前LED灯本身已经被广泛用于室内外的照明,很多LiFi的设想都是“照明+通信“两不误。传递信息并不影响LED灯本身的照明功能,或者说LiFi是一种”免费搭便车”的设计,“反正灯也是开着的,为何不用来同时传递些信息呢?不用白不用”。

此外,与现在的WiFi相比,LiFi还代表着更高的速度与安全性。可见光波段的带宽先天就比无线射频波段要宽,对数据传输来说,相当于一个是高速公路,一个是乡间小道,LiFi理论上能达到的下载速度比WiFi和手机流量要快很多。在安全方面,如果在房间里安装一个无线路由器或者手机基站,与你一墙(甚至几墙)之隔的他人也能蹭你的网,或者利用某些手段获取你的个人信息。而可见光相比于无线射频信号更加“老实”,只要门窗遮蔽得严严实实,隔壁老王就什么也接收不到,安全隐私这一项上LiFi加分。

不过可见光传输距离短,不容易翻墙越户这一点也是个双刃剑,注定了LiFi难以完全取代WiFi,更适合作为WiFi的“互补搭档”。如上所说,古代的烽火台之类可见光通信系统难有大作为,其实也是因为这一点。现在的LiFi技术设计者也都有“自知之明”,通常会把一个房间这样的短距离作为LiFi主要用武之地。但即使在室内,如果有人不小心把灯光挡住,信号也就会中断。相比之下,一个大汉站在无线路由器前,WiFi无线信号还是能轻而易举通过衍射和绕射避开障碍,不受多少影响。

LiFi覆盖范围小的缺点还意味着要安装很多盏灯,覆盖每个角落,才能保证稳定通信。另外,LiFi还有一个不足之处在于,虽说利用手机或电脑上的探测器从一盏LED灯下载数据不难,但是反方向的上传数据却比较难实现。

由此可见,LiFi技术既充满诱人的前景,也面临难以回避的挑战。不过这不妨碍研究者为LiFi量体裁衣推出了各种应用产品,未来用灯光传递信息将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成为日常的生活体验。

期待在生活中与LiFi早日相见~

可穿戴设备市场 苹果排名第一

Statista发布的《数字市场展望》报告显示,长期以来,Fitbit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上一直扮演市场领导者的角色,不过这一地位在最近几年开始动摇。

最新的出货量数据显示,苹果在可穿戴设备市场上目前已经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中国厂商小米,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别是三星与华为,Fitbit则排在第五名。

005d-ixeeisa2930198.jpg

科技巨头在可穿戴设备市场的积极布局影响到Fitbit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Google已经在去年宣布以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Fitbit,不过这一收购案也引发监管部门的疑虑。

欧洲数据保护委员会表示,“大型科技公司可能会获取欧洲民众的个人数据,从而带来隐私风险。”该组织希望双方用透明的方式来评估其交易成功将可能带来的风险。Google则表示,不会向任何个人和组织出售用户个人信息,Fitbit的数据也不会用于其广告业务。

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8.5亿,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

)正在举行的互联网影视峰会主旨论坛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影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祝燕南解读和发布《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

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5亿,较2018年底增长1.26亿,占网民整体的94.1%。2019年,持证及备案机构网络视听收入1738.18亿元,同比增长111.31%。 “网络视听行业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技术加速迭代,业态不断创新,格局正在重塑,呈现出健康蓬勃的发展态势。”

西伯利亚永冻层解冻、青藏高原冰川融化,可能会释放未知病毒

 西伯利亚东部的Batagay,被当地人称为“通往地下世界的门户”,这里在1960年代只是斜坡上的一个沟壑,随着多年冻土的融化和融化水带走沉积物,滑坡逐年扩大,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地球上最大的解冻滑坡。在过去的30年中,这里的温度上升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

  全球变暖正在西伯利亚各地造成创伤,解冻的永久冻土中积聚的甲烷气体爆发,过去三个夏天的森林大火在西伯利亚烧毁了数百万公顷的土地,燃烧导致的深色烟灰和木炭覆盖了大片土地,进一步吸收热量并加速冻土融化。

  而今年的大火更加剧了西伯利亚2020年上半年的热浪。6月20日,距离Batagay仅75公里的Verkhoyansk镇达到了38℃高温,这里是地球上最冷的人类居住地之一,这也是北极圈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度。气象学家认为,这一创纪录的高温“如果没有人为因素引起的气候变化,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根据对100个野外站点的观察,科学家们估计,从2003年到2017年,全球变暖导致的北部多年冻土层融化释放的碳,平均每年比植被吸收的要多出6亿吨。根据对100个野外站点的观察,科学家们估计,从2003年到2017年,全球变暖导致的北部多年冻土层融化释放的碳,平均每年比植被吸收的要多出6亿吨。

  永久冻土中发现巨型病毒

  2015年,法国科学家从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中发现并复活了一种30000年前的巨型病毒——Mollivirus sibericum,复活后的病毒仍能感染单细胞的阿米巴原虫(变形虫)。

  该研究的领导者认为,重新复活古老的病毒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人们不应过度多疑,因为病毒“无处不在”,而且许多病毒对细菌的危害比对人类更严重。该巨型病毒体长0.5微米-1微米,已经超过正常细菌的大小,除了体型巨大以外,这类巨型病毒的基因组远超普通病毒,有些甚至编码超过1000个基因。该巨型病毒体长0.5微米-1微米,已经超过正常细菌的大小,除了体型巨大以外,这类巨型病毒的基因组远超普通病毒,有些甚至编码超过1000个基因。

  该研究以 In-depth study of Mollivirus sibericum, a new 30,000-y-old giant virus infecting Acanthamoeba 为题,于2015年9月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 PNAS 杂志上。西伯利亚冻土融化释放致命细菌西伯利亚冻土融化释放致命细菌

  2016年,西伯利亚爆发的炭疽热杀死了2000多只驯鹿,致使96人入院治疗。炭疽芽孢可以存活数年,而那次爆发很可能是由于西伯利亚多年冻土层的融化使一具多年前感染了炭疽菌的鹿尸解冻而引起的。西伯利亚冻土层融化带来了许多潜在的灾难和危害,随着全球变暖加剧,冰川融化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西伯利亚冻土层融化带来了许多潜在的灾难和危害,随着全球变暖加剧,冰川融化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

  高原冰川也在加速融化

  一万五千年前,青藏高原上的一些水开始结冰,形成了众多冰川。青藏高原是世界上中低纬度地区最大的现代冰川分布区,而这里的现代冰川又是众多河流,特别是我国的母亲河长江、黄河的发源地。

  冰川储存了大量的水资源,但是,每平方英寸的冰层也冰封了数百万的微生物。

  近年来,全球变暖正促使极地冰川以及其他地区比如我国的西部地区的冰川融化,以现有趋势,几十年内,可能地球上的冰川就会完全消失。而这一切给人类带来的不仅仅是电影《后天》中所描述的那样是一场气候灾难。

  伴随着冰川的消融,沉睡的病毒是否将重新返回世界?人类是否即将面临气候和疾病的双重灾难?

  2015 年,美国和中国科学家组成的团队在青藏高原冰川中钻取冰核样本,他们钻进了 50 米,期望能找到一些东西。

  5年之后,研究人员对冰核样本的分析发现了古老病毒的证据,其中 28 组是新的病毒,并且大部分病毒与同时出现的大量细菌有关,包括甲基杆菌、鞘氨单胞菌和紫色杆菌,这表明病毒感染了几个大量的微生物群。

  该研究以 Glacier ice archives fifteen-thousand-year-old viruses 为题发表在了生物学预印本网站 bioRxiv 上。

  像在冰川冰中发现的微生物那样,古代微生物的记录使科学家们得以一窥地球的进化史和气候史。当我们的星球正在经历气候变化时,这些冰冻的记录可以帮助我们预测哪些微生物会存活,以及由此产生的环境会是什么样子。

  该研究的作者在论文中写道:“冰川中蕴藏着各种各样的微生物,但相关的病毒及其对冰川微生物群落的影响尚未被探索。”

  研究人员通过用细菌、病毒和遗传物质覆盖无菌冰核的表面来测试他们的方案。在所有样本中,该程序均成功清除了污染物。

  在对两个冰核进行相同的操作后,研究人员使用微生物学技术来记录冰川冰中残留的遗传信息。他们发现了33种不同病毒的遗传信息,其中28种是全新的。并且大部分病毒与同时出现的大量细菌有关,包括甲基杆菌、鞘氨单胞菌和紫色杆菌,这表明病毒感染了几个大量的微生物群。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环境病毒学研究员Chantal Abergel表示,难怪以前从未见过几十种这样的病毒。她说:“我们离采样地球上所有病毒的多样性还很遥远。”

  根据这项研究,全球变暖的气温正在导致世界各地的冰川缩小,并释放出被冰封了数万至数十万年的微生物和病毒,论文作者认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冰川融化可能会将病原体释放到环境中。

  冰封的危险是真实存在的,随着全球变暖导致的冻土层和冰川的融化加速,温室气体甲烷被大量释放到空中,而且致病细菌和病毒被释放到环境中的风险也在增加。

时隔3年 腾讯再次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社交媒体公司

今年经历股价大幅上涨后,腾讯市值再次超越Facebook,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社交媒体公司。此前2017年,腾讯市值曾首次超越Facebook。

Facebook创立于2004年,腾讯则是1998年,腾讯的资历要比faceBook更悠久。不过一个吸引几乎全球用户,一个主要立足中国,所以用户数还有着明显差距。

根据Facebook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旗下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以及Messenger月活用户首次超过30亿。

以单个APP来看,全球社交APP排名中,排名第一的是WhatsApp,以超过16亿用户独占鳌头。榜单第二位是Facebook,超过13亿,而在国内最流行的微信,以超过11亿的用户数排名第三位。QQ以8亿用户量位列第四。

快科技

全球感染近1600万人 美国大学研究称新冠病毒或可追溯到1948年

快科技

COVID-19新冠病毒肺炎在全球已经导致将近1600万人感染,被WHO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最严重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引发这种疾病的病毒SARS-CoV-2到底从何而来?全球科学家还在研究,美国大学最新研究显示这种病毒可能追溯到1948年。

Nature Microbiology杂志上今天发表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与多个研究机构合作的论文,介绍了SARS-CoV-2病毒的溯源及演化过程。

这项研究基于经典的病毒谱系序列化比对技术,还同时对比了另外两种病毒HcoV-OC43和MERS-CoV的进化过程,进而推测了SARS-CoV-2病毒的进化过程。

目前大部分SARS-CoV-2病毒溯源的结论都指向了蝙蝠,特别是马蹄蝠这个物种,这篇论文也认为SARS-CoV-2最大的可能是从马蹄蝠身上的冠状病毒Sarbecovirus演变而来的。

经过溯源,这篇论文给出了SARS-CoV-2病毒从蝙蝠冠状病毒Sarbecovirus分开的三个可能的时间点,分别是1948年、1969年及1982年。

总的来说,对SARS-CoV-2病毒溯源的研究显示,虽然它是今年1月份才开始大规模爆发的,但是病毒本身可能存在了很久,特别是在蝙蝠身上,有可能已有数十年的传播历史,偶然间又传给了其他中间宿主,比如被当作另一个病毒起源源头的穿山甲身上,然后又传到了人类社会中。

iPhone低价策略在华奏效,而华为Q2市场份额近半

来源: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一鸣)近日,知名分析机构Counterpoint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分析报告。数据显示,华为手机市场份额增长7个百分点达到46%,排名第一位。

这份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国内智能手机销售同比下降17%。不过,销售环比增长9%,展现出复苏的迹象,同时,每售出三部智能手机中就有一部是5G手机。

从具体品牌来看,华为手机市场份额达到46%,排名第一位;vivo市场份额为16%,位居第二;OPPO市场份额15%,位居第三;苹果和小米的市场份额都是9%,并列第四。

报告也给出了智能手机厂商的销量增速,从增速来看,苹果增速最快,同比增长了32%。

iPhone价格门槛的降低极大地促进了销量。报告称主要归功于低价iPhone SE的推出。这款机型起售价仅3299元。

华为同比增长了14%,成为增速排名第二的品牌,报告认为失去谷歌GMS功能之后,华为海外发货量急剧下降,中国已成为华为最重要的市场,华为巨额投资扩大线上和线下的分销网络,现在已获得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Counterpoint 2020年一季度中国手机销量报告,华为是当时唯一一个实现同比正增长的智能手机厂商;苹果虽然在本季度销量增速巨大,但市场份额却比一季度少了1%。

除了苹果和华为保持了增长,其余智能手机品牌销量同比都在下滑:vivo同比下跌29%;OPPO同比下跌31%;小米同比下跌35%,这是其继一季度之后跌幅再次跌幅超过30%;其他品牌(other)同比下跌68%。

总体来看,排名前五的智能手机品牌占据了95%的市场份额,other中的全部品牌才占据了5%的市场份额。